www.c51365.com博爱座的都在睡 她心寒:打钢钉穿背架搭高铁一路站到桃园

邱姓网友今(3日)PO文分享,去年因脊椎碎掉,开刀打钢钉,平时须穿戴背架支撑身体,某天坐高铁,却没人让位给穿着明显护具的自己而感到心寒,希望各位可以善待身边每一件人事物,有些关心真的可以让世界更美好。

邱女在《爆废公社》表示,去年夏天因临时有事要到台北,但手术后无法久坐久站,不适合搭乘路程颠簸、时程过长的客运,在高铁对号座卖完的情况下,只好购买自由座。

脊椎开刀、装钢钉后,对她而言每一个行动都是刀割的感觉,她忍痛从车厢尾巴走到博爱座,却见座上乘客都在睡觉,一路上也没人让座,列车到桃园后才遇到认识的朋友让位,起初我也不相信会有人可以冷眼旁观,但亲身经历过才知道,有些善良的人?也只是出张嘴而已?

对于邱女的为难,部分网友表示能感同身受,博爱座真的都是可遇不可求的?我怀孕要坐电梯也因为肚子不明显被白眼,重点白眼我的人没怀孕,没行动不便、辛苦了?脊椎开过刀感同身受。

但有人持不一样的看法,博爱座没有应该给谁坐,有隐疾也看不出来!买对号座的人也不需一定要让出座位,让不让座是想要,不是一定要、我也不知道那支架是做什么用的,会以为是脊椎矫正器,我会想:这么长,好像真的不适合坐着;的确,不是每个人都必须且应该『看得懂』的。

有网友建议,即因我们并未发生和你们一样的事情,我们无法理解你们有多痛苦,因此当你们有需要时我们才需要你们开口说话寻求帮忙,没有人应该帮忙谁,愿意帮忙是美德而非义务、其实直接跟列车长讲,他会热于帮助的,而且他能知道哪些位置没人坐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beauty-genesis.com/mxi/20190203/yha478hxq3z.html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